第15章 我最需要的
作者:明眸 时间:2018-03-12 14:17 字数:2310 字

晚上公司里的同事陆续下班都走了,最后只剩下我一个,难得的清净反而让我清醒。

我不想回家,那个家里没有江涵风,回去也睡不着。

我有意识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,麻痹自己,熬了个通宵。

“然然,醒醒?”

第二天是程蝶上班才叫醒了我,不知什么时候我累睡着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睡?和江涵风闹矛盾了?”程蝶很是不解。

我无奈苦笑,看着电话里空荡荡的信息提醒,连江涵风的面都见不到,我怎么跟他闹矛盾?

公司里的人都议论纷纷,总裁不来也罢,一个陌生女人每天坐镇总裁办公室,这算怎么回事?

而且这个女人还开始使唤人了。

我不是被她支使的第一个,但是是最惨的一个。

本来就生病没好还熬了一夜通宵,一上午被严芷使唤来使唤去,端茶倒水拿资料,我脚步虚浮,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。

“辛然,我昨天还提醒过你,你的妆容实在不像话。你看看你们这些员工像什么样子,怪不得帆运都快倒闭了。”

严芷端起我刚现磨的咖啡抿了一小口,满脸嫌弃地放下。

“也不知涵风看上帆运哪一点了……”她不禁继续抱怨,啧啧出声。

早饭午饭都忙的没顾上吃,我现在已经头重脚轻感觉脱力了,站在严芷面前,任由她发泄,还嘴的力气也没有。

“行了,看到你这张脸我都郁闷,你把这些资料复印三份,涵风等着急用呢。”严芷摔给我一叠文件。

我复印好交给她,不过多久严芷又来叫我,猝不及防让我随她一起出门。

半小时后,严芷带我走进浩瀚集团总部的最高层会议厅。

“严小姐您来了。”门外江涵风的助理袁冬恭敬地等。

严芷点头,随手把一叠文件交给我:“进去送给几位总裁。”

“我?”

“不是你是谁?”

严芷没好气地白了一眼,门打开,里面坐了好几位派头十足的老总。

江涵风抬头看到严芷身后的我,有些诧异,他很快掩饰好情绪,招呼严芷过去。

我赶忙应吩咐把几份文件拿给几位老总,看样子他们正在和江涵风签合同。

“江总,这是怎么回事?合同不对啊!”

其中一位年纪最长的老总不满皱眉,另一位老总也附和。

江涵风自己也发现了这问题,脸色阴沉的犹如暴雨将至。

他一边道歉一边叫来助理袁冬,袁冬带我和严芷一同出去。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幸好我带了U盘,里面有这份合同的备份,赶紧打印出来才顺利解决。

会议因为中间出现差错,比预想中结束的更晚些。

想必为了再次谈妥,江涵风费了不少心思和口舌,会议室门开时他的脸上稍显疲态。送走几位老总,江涵风凶神恶煞地走回办公室,走路带风。

他有些烦躁地松了松领带,抬头瞥向严芷。

“这么简单的文件也能出错?!”他声音很急:“你不知道这次签约的重要性吗?”

“哟大总裁,这你就冤枉我了,我是让你的员工去复印的,又让她一路拿着过来。这样笨手笨脚的员工你到底是怎么看上的?”

严芷故意说给我听,别有意味地瞟着我。

虽然我不知具体做错了什么,但无疑是文件出了问题。

“解释一下吧,帆运的员工……”严芷故意把员工两个字咬的很重。

江涵风看着我怔了怔,他眼神暗了一下,刚要爆发的情绪及时收住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江涵风沉声坐到位子上。

“咳咳……我把文件复印了三份,还复查了一遍,不会有错的。”

我压制着喉咙的干痒和不适,为自己争辩。

“还想狡辩?你弄丢了合同里的关键几页纸,闯下大祸了知不知道?”严芷伸手指着我教训。

“我查过,绝对不会错。”我撑着力气解释。

因为严芷交给我时说过,这是江涵风等着急用的,所以我复印好后刻意比平常更仔细的检查过,我相信我没出错。

看到我浑身冷汗面无血色的样子,江涵风眸色一沉再沉。

“你出去!”江涵风突然大声喝道。

我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他,不由分说就冤枉我吗?我说了我没做错,你不信我吗?

我的眼里溢出了泪光,江涵风撇过头去。

严芷刚得意要笑,江涵风就说:“我让你出去,去楼下的咖啡厅给我买杯咖啡。”

“什么?”严芷不可思议地看着江涵风,这惩罚也太轻了吧……

不对,这根本就不算惩罚!

“我忙了这么久,喝杯咖啡过分吗?”江涵风冷眼看严芷,严芷没再多话。

我逃也似的离开了江涵风的办公室。

虽然因为顾炜这段破败的婚姻,我辞职在家耽误了工作能力,但我从毕业后就是行业里的设计新秀,没做过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活,本来就委屈,现在还被人冤枉。

而且那个人还是江涵风!

一路想着心里的委屈,迎面吹来的风让我脸颊刺痛。

推门进了咖啡厅,热气袭来我还有些晕眩。

“请问您是辛然小姐吗?”还不等我点东西,服务员就问我。

我蓦然点头。

“辛小姐您好,这是您的小点心,还有感冒药和红糖姜茶,祝您早日康复。”

“……?”

看着服务员热情周到的举动,我有些懵怔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三分钟前江总打电话来吩咐我们为您准备的。”

江涵风?

这时我电话响了,正是江涵风的信息。

“我给你批假,吃完点心和药直接回家,明天也不用上班。”

刹那间,我眼里蒙上了雾气。

“文件的事我真的查过,不会有错,你信我吗?”我咬紧下唇期待他的回复。

“我信。”

短短两个字,却是我正需要的。

“给你造成的损失大不大?”我泪水涌出眼眶,感动交织着憋屈。

“别想那么多了,快回家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发出这行字,我才发觉,现在一天见不到江涵风,我真的寝食难安。

但他没有再回复。

“亲爱的你怎么样?很严重吗?怎么突然请假回家。”晚上程蝶给我打电话。

“好多了,”我躺在床上,犹豫片刻才问:“江涵风下班了吗?”

这时候已经入夜,可江涵风还没回来。

“他下班就走了,和那个严芷一起。”

程蝶的话让我浑身冷颤,刚缓和的无力感再次袭来,我裹着被子傻傻地哭。

第二天感冒总算好了大半。

傍晚时家中司机来敲门说,江涵风吩咐他接我去参加顾炜的婚宴。

我给他打了一天的电话他都没接,也没回复,现在却霸道地吩咐我出发?

我有些气愤的再打给他,想不到江涵风接通的很快。

“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去参加了?”我赌气质问。

“你不答应不要紧,可你老公今晚缺个女伴,这是你做为合法老婆的义务。”江涵风戏谑的话让我哑口无言。

Copyright @ 2017-2018 www.zhixinbook.cn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     备案: 粤ICP备18042025号